咸鱼一条,墙头很多。

江山此夜

计划

才发现有好多脑洞占坑可是我一个都没填。。列个计划表好了

1.王者荣耀的双白那个梗优先填了,再不填感觉我都要忘了想写啥了。。。。

2.枫樱脑洞两篇

3皇稣be脑洞有一篇,旅游日记三远山雪篇提上日程。可能会想再补一个仙山原著向后续。

嗯。。。希望24号考完之后能有心情填坑。

脑洞占坑(枫樱)

我发誓一定要在考完之后填枫樱的两个脑洞。占坑留梗记灵感。

其一是原著向《意外》,篇幅未定,设定枫樱相知不相爱,有也是原作向的百分之一,八层不是he。结尾篇以之前中秋就想写的结合编剧杂谈的脑洞做收尾。大概是侯被红狐放出死牢后,几经辗转,因缘际会,几年后,武功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,虽然跟以前是没法比的,但终归让他能凭一己之力庇护一些遗留苦境的佛狱子民,就此隐匿武林。小免没有回到他的身边,偶尔他会回到物是人非的原拂樱斋,远远的看又长高了一丢丢的小免。大多数时间的侯在佛狱伙伴看来,依然是他们眼中鞠躬尽瘁的战无不胜。只是尘埃落定的那一年,枫红时节,恰逢中秋,侯第一次有些别样的情绪。

结尾最后一段大概长...

碎碎念

哈哈哈哈哈哈海境线,不行了让我笑会,槽多无口的感觉。放弃一切逻辑看剧的最终结论就是我还是磕cp吃糖吧,龙子没有太崩,娘娘这个神转折继续天降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逻辑是什么???能吃麽?????

碎碎念

最近重温了枫樱的剧情,怎么说呢,几年前看的时候单纯的就觉得真是虐啊,永远对立的立场,百分之一的真情实意。如今重温,却觉得这百分之一是如此的难得与珍贵了。毕竟,除了这百分之一,剩下的百分之99,他们都给了责任,而无关感情了。
其实我到现在吃枫樱,仍然并不觉得他们的感情有达到爱情的地步,但是,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再无比他俩在一起更相配的了。
另外,再重温,我发现我还是最心疼翠姐姐。。。。47贵乱,谁是谁的备胎,啊,纠结的八叉。

碎碎念

虽然一直以来都很清楚的知道,在理性上像皇渊这种人设,抛弃一切责任只为爱是不可取的,然而感性上就真的很羡慕能获得这份爱了。。。。。啊,希望下集他俩能好好的有一段回忆杀,仙山再聚。
顺带,奶一口崩盘的不要不要的海境线。希望编剧不要客气的狠狠在最后几集打我脸吧눈_눈

假如他们去旅游了之大漠篇

图片格式的老是崩,好气。转文字版了。老规矩ooc√私设√,小学生文笔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稣浥,你的面色不太好,没事吧?”皇渊有些担忧的望向身边的人。

这是他们出海境后游历的第二站,本来按原定计划应是前往苗疆一行,皇渊却觉得依照稣浥的心性,应当更为喜爱旷远的大漠,便临时起意先去大漠一览。稣浥也无甚反对意见,一副随皇渊安排的样子。这事便这样敲定了——只是刚到大漠边缘的小镇不久,皇渊便敏锐地察觉稣浥的脸色有些苍白。

“皇渊,吾没事。”稣浥淡淡地答道,轻轻拢了拢衣袖,语气中听不出任何不对,“你太过小心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——

皇渊又仔仔细细上...

脑洞占坑

等周三一个结局,然后官方设定补齐之后,想写一个假如皇渊没有死掉,并且出海境的结局。就很多很多年以后,他偶尔也会回到海境看望大表哥之类的朋友,看看改变后的海境,并且能让所有熟悉的人都以为,他已经放下了一切。
——世间再无比这更美好的谎言了。

Q&A系列6-10附赠花絮

其实一直觉得这个系列特别的ooc…所以都懒得打tag…但是不管了,我要吃糖!(ノꐦ ๑´Д`๑)ノ彡┻━┻
依然老规矩,食用指南:重度ooc+小学生文笔+鬼知道有没有下一篇系列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Q6:请用一种动物来形容对方?

稣浥:咸鱼。(附带毫不犹豫的嫌弃脸x1)

皇渊:按中原的传说,当然是章鱼啊(理所当然状),嗯——再具体一点的话...蓝环章鱼吧。(小声)虽然寡人更喜小猪章鱼……

稣浥:?章鱼?海境有这种生物麽?有何特征?

皇渊:这——我们还是继续下一题吧。

Q7:对方最喜欢的食物是?

稣浥:(略一思索)应该是八味酥?...

小段子之假如他们去旅游了——江南篇

看完新的一集,稣浥为了理想赔上了一切,终究也是走到了终途。皇渊,唉。。。。我是真的很心疼他了。到底有些意难平,深夜码了这个。老规矩,ooc有,文笔小学生晚期,后续不一定有。谢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梅实迎时雨,苍茫值晚春。六月的江南,连空气中都泛着丝丝凉意,却又因这细雨绵绵,无端起了缱绻之意。

“这雨,当真是下个不停啊。”望着眼前的氤氲景象,八纮稣浥凭靠在阁楼上,不免有些慨叹,

“这样不好吗?”熟悉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“海境从不落雨,”北冥皇渊缓步走来,在稣浥身旁站定,“自少时起,吾便盼望有朝一日能与你一同看遍这江南烟雨之景,而今,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...

突然想到的梗系列1(ooc,脑补有,完整篇不知道有没有)

幽幽的冷意。层层叠叠,氤氲缭绕。
风里有熟悉的感觉,

“ 稣浥——”
“我在”

不愿睁眼的人,却是有些执拗,

“稣浥——”
“我在”

“稣浥——”
这一次,没了应声,却多了蓦然相扣的十指,和唇上突然的温度。

有人在耳畔,轻叹,
“我一直在。”

纵黄粱一梦,再欢喜不过。

© 江山此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